大公產品

首页 > 财经 > 正文

歐陽先聲/金融大開放 我們做好準備了嗎(三)/新城控股高級副總裁 歐陽捷

時間:2019-05-15 03:17:57來源:大公報

  圖:分析指,房企集中回歸一二線和都市圈城市,而一二線城市的供地計劃沒有明顯增加,依然維繫着「供求關係的緊平衡」,這是今年房企發展速度放緩的根本原因 中新社

  過度超前的金融自由化,我們的財富幻滅,或在一夜之間。放任金融自由化,風險隱患與危機似乎無可避免,風險防範、金融監管不能放鬆。

  特朗普一條推特,A股市值大蒸發。如果有人提前反向做空,財富轉移不就是一夜之間的事嗎?

  (文接14日A13)

  六、金融危機荒唐史,債務累積如同毒癮

  馬里蘭大學大发3D學教授卡門.M.萊因哈特撰寫的《這次不同:800年金融危機荒唐史》,提供了一個大跨度、系統性、定量化的視角,時間追溯到12世紀的中國和中世紀的歐洲,涵蓋了八個世紀66個國家和地區,通過海量的定量化的圖表和數字以及經驗分析,得出結論:金融危機沒有一次是不同的。

  作者在其前言中指出:「各類危機的闡述有一個共同的主題,那就是過度舉債」。作者給出了金融危機七部曲:金融自由化、銀行危機開始、匯率暴跌、通脹上升、銀行危機高潮、主權債違約並且/或者內債違約、通脹惡化、銀行危機達到頂峰。

  作者在書中這樣描述:「政府向大发3D中注入大量現金看起來是在推動大发3D增長,私營部門借錢狂歡推高了房價和股價,超出了長期的可持續水平,這些使得銀行看上去比平時更加穩健,更加賺錢。」但是,「這種巨額債務累積會導致風險,因為大发3D會經不起信心的危機,尤其是當債務都為短期需要,不時借新還舊之時。」而且,「債務催生的繁榮會讓人產生一種錯覺,以為政府決策英明,金融機構盈利能力超凡,國家的生活水平優越,但此類繁榮多結局悲慘。」

  「楊白勞」式的舉債人過着「花天酒地的生活」,誰捨得放棄這樣「債多不愁」的生活呢?政府債務赤字快速膨脹的美國如此,去槓桿之前的中國不是也同樣如此嗎?

  債務能被償還嗎?人們總是願意善意地相信這一點。但是,無論債務人是政府、機構還是個人,債權人過於信任的結果就是債權權益的不可控。美國欠中國、日本的外債都高達萬億美元,誰會真的相信美國會還本付息呢?當然,美國不會像前蘇聯那樣將沙皇時期的外債一筆勾銷(後來由俄羅斯償還債務),但美元印鈔機製造的通貨膨脹將快速稀釋債權人的權益。

  在毒癮發作致死之前,沒人自願戒掉毒癮,這也是金融危機永遠不會消失的根本原因。

  七、樓市當心灰犀牛,地價不穩泡沫難控

  最近有媒體朋友問筆者,房企放緩銷售、拿地節奏了嗎?坦率地說,所有企業的本意都是不想放緩發展速度的,但「無房」可售、「無地」可拿卻是真的。

 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商品住宅待售面積僅為2.4678億平方米,相當於去年全年商品住宅銷售面積的16.7%,換句話說,只有平均兩個月的去化周期,大大低於自然資源部要求的「去化周期在六個月以下的,要顯著增加並加快供地。」所謂的「無地」可拿,恰恰是因為,房企集中回歸一二線和都市圈城市,而一二線城市的供地計劃沒有明顯增加,依然維繫着「供求關係的緊平衡」。這也是今年房企發展速度放緩的根本原因。

  但是,因為「無地」可拿,倒逼房企集中搶地、抬升地價,與政府對房價的隱性擔保一起推動了房價上漲預期。地價上漲,房價泡沫必然繼續膨脹。雖然,穩地價、穩房價、穩預期是對抗樓市灰犀牛最有效的時間武器,但在穩地價、抑泡沫與滿足地方財政收支需求之間需要找到平衡點。只是,我們依然沒有找到穩地價的「靈丹妙藥」。

  如果地價繼續上行,雖然樹不會長到天上,但灰犀牛的不期而至,將刺穿本不想破裂的泡沫。

  八、債務雪球明斯基,雪崩能量越蓄越大

  大发3D學家最昂貴的、政府官員最喜歡的投資建議總是「這次不一樣」。他們總是認為自己善於吸取別人的教訓、防患於未然,而隨之而來的就是繼續「大手大腳的冒險行動」。民眾也都每每相信,雖然長期的過度繁榮曾經造成災難性崩潰,但這次不一樣,堅實的基本面、進取的結構性改革、技術創新的推動,以及行之有效的良好政策,灰犀牛只會在遠處逗留。

  美聯儲前主席耶倫甚至說:「另一場金融危機在我們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再發生」。但兩周後,她卻改口:「我們永遠不能相信,不會出現另一場金融危機」。

  2008年金融危機後,美國制定了最全面的金融監管改革法案—多德.弗蘭克法案,旨在限制系統性風險,為大型金融機構可能遭遇的極端風險提供安全解決方案,將存在風險的非銀行機構置於更加嚴格的審查監管範圍下,同時針對衍生產品交易進行改革。如今,特朗普卻簽署了多德.弗蘭克法案修正案,放鬆了金融監管特別是小銀行的股市等投機性交易限制,儘管釋放了中小銀行的活力和盈利,卻會加劇小銀行自營交易投機風險,而且遲早會對其鍾情的股市帶來巨大衝擊。

  千萬不要指望政府放鬆監管帶來的市場活力會擺脫下一場金融危機;同樣的,也千萬不要相信完全市場大发3D的金融自由化會擺脫債務雪球的雪崩時刻。

  九、風險防範牛鼻子,金融監管不能放鬆

  回顧歷史、環顧四周,金融安全已是國家安全的根基。內有金融創新之亂象、股市大跌之動盪,外有做空中國之覬覦、資本抽逃之隱患,內外勾結、監守自盜,民眾損失可謂慘重,我們不得不時刻警惕處於危牆之下的國家金融安全。雖然金融自由化是大勢所趨,但絕不等於敞開國門、放棄監管,過早、過快、過度開放金融自由化意味着鬆開籬笆、放任野豬踐踏。

  貿易摩擦只能拖慢中國現代化的腳步,但過度超前的金融自由化,可能讓我們的財富蒸發在一夜之間。未來的中美對決,金融戰不會缺席。

  資本流動的自由化還不僅在於金融資本,如果金融風險影響到樓市,對於中國而言,更可能刺穿大城市的資產泡沫,進而導致百萬億的房地產價值損失,並形成金融機構風險的負反饋效應,爆發真正的明斯基時刻。

  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提出,完全有信心有能力打贏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。他並指:「金融監管要有牙齒。」

  如何做到呢?1)銀行資產回表、同業收緊、規範表外業務、降低不良,恰是監管部門正在行動而且還要繼續加力的有效之策。2)以法制規範完善做空機制,打擊上市公司違規信披、內幕交易、操縱股價等,並建立針對惡意做空的集體索賠機制,已是迫在眉睫。3)金融去槓桿進程不能停下腳步,宏觀槓桿率的穩住不等於債務風險警報的解除,負債率回歸合理區間才是正道。4)房住不炒,堅決穩住地價,逐步縮小資產泡沫,才能化解樓市大起大落風險。5)有序穩步推進資本自由化,就必須提高短期資本湧入、潮退的成本,避免資本特別是游資的大進大出,加強高波動性的股市、債市、匯市交易的全程監管,確保內外資、股債匯的大額資金流向流量都置於金融監管機構的視野之內、管控之下。

  打造規範、透明、開放、有活力、有韌性的資本市場,前提必須是相對穩定。人性需要道德、價值、規則的約束,失去約束的人性必將瘋狂。金融監管就是約束人性,如果放鬆監管,我們將隨時處在金融危機的暗流之中。任何一個國家,一「推」就跌的股市、信用急跌的債市、易於做空的匯市、泡沫膨大的樓市,失去監管,都將逃脫不了金融危機的厄運宿命。 (完)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